取消訂閱
    
大閘蟹也要作SPA
慶東農場達人挑蟹必殺技
大閘蟹的生長期必須蛻殼
大閘蟹螯足或步足大小
大閘蟹喜歡哪些食物
如何清蒸大閘蟹
吃螃蟹的小竅門
螃蟹詩集
螃蟹名稱的由來
為什麼叫做大閘蟹
 

宋代詩集

《寄文剛求蟹》[張耒]
遙知漣水蟹,九月已經霜。 匡實黃金重,螯肥白玉香。
塵埃離故國,詩酒寄他鄉。 若乏西來使,何緣致洛陽。

《丁公默送蝤蛑》[蘇試]
溪邊石蟹小如錢,喜見輪囷赤玉盤。半殼含黃宜點酒,兩螯斫雪勸加餐。
蠻珍海錯聞名久,怪雨腥風入座寒。堪笑吳興饞太守,一詩換得兩尖團。

明代詩集
《蟹賦》[鄭明選]
惟秋冬之交兮,稻梁菀以油油;循修阡與廣陌兮,未敢遽為身謀;各執穗以朝其魁兮,然後奔走于江流;遂輸芒於海神兮,若諸侯之宗周,于時矣,厥軀充盈,厥味旨嘉。
乃有王孫公子,豪俠之家,置酒華屋,水陸交加。薄膾鯉與炮鱉,羞炙鴞與胎緞。眾四頤而躊躇,悵不飲而咨嗟。有漁者,緯蕭承流捕而獻之。賓客大笑,樂不可支。乃命和以紫蘇,摻以山薑,搗以金齏,沃以瓊漿。於是奉玉盤而出中廚,發皓手而剖圓筐。銀絲縷解,紫液中藏。膏含丹以若火,肌散素以如霜,味窮鮮美,臭極芬芳。

《蟹會》[張岱]
食品不加鹽醋而五味全者,為蚶、為河蟹。河蟹至十月與稻梁俱肥,殼如盤大,墳起,而紫螯巨如拳,小腳肉出,油油如螾愆。掀其殼,膏膩堆積,如玉脂珀屑,團結不散,甘腴雖八珍不及。一到十月,余與友人兄弟輩立蟹會,期於午後至,煮蟹食之,人六隻,恐冷腥,迭番煮之。從以肥臘鴨、牛乳酪。醉蚶如琥珀,以鴨汁煮白菜如玉版。果瓜以謝橘、以風栗、以風菱。飲以玉壺冰,蔬以兵坑筍,飯以新余杭白,漱以蘭雪茶。由今思之,真如天廚仙供,酒醉飯飽,慚愧慚愧。

清代詩集

《蟹賦》[李漁]

漫誇乃腹,先美其匡。視黃金兮太賤,覷白壁兮如常。剖腹藏珠,宜乎滿肚;持金贈客,不合盈筐。揭而易開,初若無底之橐;鏟之不竭,知為有底之囊。至其錦繡填胸,珠璣滿腹;未饜人心,先飽予目。無異黃卷之初開,若有赤文之可讀。油膩而甜,味甘而馥。含之如飲瓊膏,嚼之似餐金粟。胸騰數疊,疊疊皆脂;旁列眾倉,倉倉是肉。既盡其瓤,始乃其足;一折兩開,勢同截竹。人但知其四雙,誰能辨為十六?二螯更美,留以待終。

《食蟹》[孫晉灝]
荒蒲颯颯繞漁舍,西風昨夜清霜嚴。一星遠火照秋水,郭索數輩行監饞。浪豈博帶紛出籪,厥名則異實則咸。往常但侈魚肉味,尖團嗜好殊酸鹹。朵頤翠釜灶觚立,老饕口腹真食饞。金膏濃膩一筐足,玉脂滑潤雙螯緘.分擘肌理片條縷,攘擎那恤汙衣衫.臍防性冷醫戒勿噬,譬如蕭艾終當芟。森森做坐銷戈戟氣,積甲熊耳何山岩。面目奇醜固駭示,《爾雅》有釋宜開函.以貌取物失諸蟹,豈知內蘊非同凡。九雌十雄語可譜,從此樂得深杯銜。豪情未減畢吏部,酒泉之郡誰為監。

《寶玉詠蟹》[曹雪芹]
持螯更喜桂陰涼,潑醋擂薑興欲狂,饕餮王孫應有酒,橫行公子卻無腸。
臍間積冷饞忘忌,指上沾腥洗尚香,原為世人美口腹,坡仙曾笑一生忙。

《黛玉詠蟹》[曹雪芹]
鐵甲長戈死未忘,堆盤色相喜先嘗,螯封嫩玉雙雙滿,殼凸紅脂塊塊香。
多肉更憐卿八足,助情誰勸我千觴,對斯佳品酬佳節,桂拂清風菊帶霜。